互联网券商的搅局者:必贝证券零佣金闯入美股买卖

首页++银行保险 > 正文更新时间:2019-04-26 17:23:07

作者:叶枚

如果你是一名想参与美股交易的投资者,你应该特别期待有一家“私行级”服务,还能少收佣金的证券机构为你服务吧?

如果这家证券机构完全不收佣金,你是欣喜若狂,还是不敢相信?

没错,这家成立于2016年的美股券商叫必贝证券,在国内众多提供美股交易的券商中立志要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是国内首家申请美国金融监管局的券商牌照,而且旗帜鲜明地喊出交易零佣金。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目前服务中国人的美股券商大部分还收取相对高额的交易佣金,同时也会加收平台使用费等额外的费用,BBAE做为行业的颠覆者,正在通过自己独特的商业模式,搅动整个美股券商竞争格局,为投资者带来更多的福利。

必贝证券为什么这么做?这和他的创始人——39岁的者希博经营理念密切相关。

者希博的“牌照信念”

者希博此前是在线旅游巨头“去哪儿”的创始团队的一员,曾任去哪儿酒店事业部CEO。去哪儿创始初期是典型的互联网创始初期的状态,者希博上班第一个礼拜,就有连续两三天都加班到凌晨三点。

随着去哪儿不断发展,后期已经威胁到携程在行业的领头羊地位,那时去哪儿成立了酒店、机票、无线三大事业部,已经可以独挡一面的者希博担任酒店事业部CEO,负责管理技术、产品、销售三个团队。

2015年底,去哪儿与携程合并后他决定退出,空出半年时间来规划下一步人生。

他的朋友圈多是互联网公司核心人物或者创始人,有交易美股的刚需,但当时可用的平台存在各自的缺陷,难用、高额手续费、系统太复杂等等,加上自己也经常投资美股积累了投资经验,者希博觉得可以创造一个满足大家要求的交易平台。

于是者希博将创业的目标瞄准了美股券商,而且要做一家拥有美国交易牌照的互联网券商。

他的初衷,或许来源作为一个技术男,对于技术和产品安全合规的严苛要求。他研究一圈国内的美股券商,发现很多公司与美国的券商合作,以API的方式对接,在美股券商的基础上搭建交易网络,对美国券商的依赖度很高。虽说统称为某某券商,但实际上是美国券商的代理商,这样的模式会导致,一方面这种中介的业务,监管上相对较弱,对投资者的保护差,同时业务的稳定性和可扩展性都比较差,因为严重依赖上游提供的服务能力和业务决策。

者希博说,“公司成长价值的基石是安全。一个公司,若不能保证财务安全,就好比和一个病入膏肓的人聊未来,浮泛无根,没有任何意义。”

对必贝证券来说,申请牌照的本意就是把用户资金安全性放在首位。

“人性是不可靠的,这是基础。所以如果你不持牌就意味着你不被监管,你不被监管,那人性恶的一面就很容易暴露出来。监管的好处在于,监管部门会对你进行指导性的规划,涉及法律法规层面,他会告诉你,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而这些都是对投资者的保护。”

者希博对牌照的执著,也体现出他对规则的敬畏,对投资者财产安全的重视。

但申请牌照并不容易,者希博从准备到最终获得通过,耗时长达17个月,才成为国内第一家自己执有牌照的互联网券商。对于很多券商来说,时间成本和合规成本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在者希博看来,要创业做互联网券商,首先就要建立自己的合规能力,美国现在的监管机制已经非常完善,在监管机制下运营下公司才能长期发展。而且他坚信,惟有自己持牌,自己研发券商系统,才能完全自主,在这个基础之上才有可能满足个性化需求,且在个性化需求的基础上去拓展满足大众需求。

譬如2019年年初,必贝上线美股期权交易,系统每个月都要迭代一个新版本,如果依赖外部,一旦涉及底层系统改造,都至少需要三个月起。

再譬如一名上市公司早期投资人需要卖掉持有的公司股票变现,如果直接在二级市场挂一个大单,股价肯定会受很大的冲击,而必贝证券可以为客户定制系统性的解决方案,规划退出计划,系统自动化的完成退出计划。这种服务的灵活度和及时性,是其他券商很难满足的。

因此在他看来,持牌和自己研发券商系统的最大好处就是“让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

零佣金口号有望颠覆市场

佣金是券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却也是投资者很在意的一笔开支,是投资者的痛点。

以富途证券为例,截至2018年末其交易佣金及手续费收入、利息收入以及其他收入在营业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是50.3%、44.4%和5.3%。佣金收入贡献了半壁江山。

很多美股投资者都认为交易费太贵。以某券商为例,每股交易需要花费0.0049美元,最低0.99美元,同时还需要交付每股0.005美元的平台使用费。也就是说每交易1000股,投资者就需要花费10美金左右的成本,一年下来在交易费用上就很可能是四五千人民币的成本,这是一笔很可观的花费。

在者希博看来,收取佣金的商业模式是行业发展的一个阶段,并非所有券商的持续性都需要佣金来支持。

“国内的美股券商,之所以能收取的高额佣金,主要还是在于人们对美国金融市场不熟悉,利用了信息不对称。同时由于是和美国的券商合作,需要在合作方给到的成本基础上做加价,才能获得公司的利润,所以就出现了目前行业里面佣金定价很高的现象,最终还是投资者承担了这些成本。”者希博如此表示。

者希博认为,因为必贝证券通过自己持牌运营,自己开发系统,直面国内客户,可以大幅的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完成可以很好的支撑起0佣金的商业模式。他的计划是通过融资融券的利息收入以及更多的收费的增值服务来获得利润。

必贝证券30多人的创业团队有很多来自去哪儿的技术高手,去年下半年去哪儿的1号员工也加入团队;者希博本身也是一名技术大拿,曾经是去哪儿TTS(Total Travel Solution,全面旅游解决方案)项目的技术负责人。最高峰时,去哪儿的机票出票量占到了国内在线机票业务近50%的份额。在一定程度上讲,机票是7*24小时的交易系统,而股票交易系统只需要保障5*8小时的交易可靠性。所以这个团队能够完全胜任互联网券商的技术搭建和创新。

当然,跟机票系统相比,股票交易系统对稳定性和快速性要求都很高。譬如稳定性方面要求零容错,一个简单的系统失误都有可能造成上万的美金损失;快速性方面要求交易系统一定要够快,股票价格瞬息万变,一分钟可能就有百分之几的差别。做金融和做互联网的思路并不一样,所以者希博也对技术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每个人都对系统保持敬畏之心,不断增强技术水平和专业问题的解决能力。

主打高净值客户,“小赛道”里的大机会

为国内投资者提供美股交易的证券机构有多家,市场竞争不容小觑,必贝证券的机会到底有多大呢?

事实上,在国内1.5亿股民中,美股和港股交易者此前一直处于小众地带,但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奔赴美股上市,中概股投资开始兴起,这个群体大幅度增加,交易量也开始大增。

另外,伴随着国内投资者越来越加大海外资产配置,中国投资者海外投资渗透率在2017年仅有5%,与英国40%,日美大约20%相比,市场空间巨大。

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预计,中国投资者在海外的资产配置到2022年将达到3.5万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5.8%。2017年中国投资者在海外证券市场的在线交易规模为2975亿美元。

连年翻番的市场前景,对必贝证券而言,显然有着巨大的发展前景。

值得注意的是,有能力也愿意参与美股交易的投资者,很多都是基本实现了财务自由的高净值人群,而必贝证券服务的客户也主要是高净值人群。而这些高净值客户本身就是中国互联网最高层次的玩家,他们对产品和用户体验的需求也代表了中国互联网的最高水准。

必贝证券能够获得高净值人群的认可,这也说明了公司的实力和能力。

注:作为美国持牌证券经纪商,必贝证券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注册,是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和美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公司(SIPC)会员,受 FINRA 直接监管。SIPC为每一位投资者账户提供最高50万美元(其中现金25万美元)保障。

3月29日吉林板块涨幅达2%

泉源:东方财富网   3月29日13点6分,吉林板块指数报17159.8点,涨幅达2%,成交53.04亿元,换手率1.56%。
  板块个股中,涨幅最大的前5个股为:融钰团体报5.07元,涨9.98%;东北证券报10.12元,涨9.41%;一汽富维报13.91元,涨8.76%;奥普光电报15.80元,涨3.81%;吉林敖东报18.08元,涨3.67%。注:以上信息仅供参考,差池您组成任何投资建议。

美国名记者解读老龄化:养老需要社交环境,成都是好选择

佛蒙特州一家民宿门口,10~20辆哈雷轰隆隆驶进停车场。骑手们全身裹着皮衣皮裤,有的脑后绑一条马尾,有的束一条耀眼的大头巾,然而头盔一脱,露出的脑袋不是头发花白就是已经谢顶。

在如今的美国,哈雷摩托很大程度上已从年轻人桀骜不驯的象征,变成了老年人退休社交生活的一个重要“配件”。“婴儿潮一代”的叛逆,一直延续到了他们的老年。在他们身上,似乎有一种独特的驱动力,让他们与上一代划清界限,永远不服老。有些讽刺的是,更年轻的一代又急着与这些老朋克和“逍遥骑士”们划清界限。于是,曾经标志着反叛、时髦的重型哈雷,竟然成了“老古板”的代名词,在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中间逐渐失去了销路,以至于公司在2009年缩减了生产,还关了两家厂。

老年人的频繁光顾当然不总是带来暗淡,故事还有另一个生机勃勃的侧面:飞利浦公司以7.5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一条专为老人提供救命服务的电话热线,他们瞄准的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巨大的养老市场,其中,仅美国居家护理行业,产值就高达1400亿美元。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萨拉索塔,正在成为“永葆青春”的代名词。位于财富金字塔顶端的老人们聚集到那里,整天忙着看歌剧、发表演讲、运动、阅读、享用美食,看上去比年轻人还要活跃。在这背后,是大量的资金投入,佐证着老年人的强大消费力。事实上,当一个国家老年人口比例逐渐攀上30%,基础建设和商业服务都将为之而改变。

美国名记泰德·菲什曼的《当世界又老又穷》,聚焦的正是老龄化问题,以大量案例,为人们呈现了一个个逐渐为老人而改变的社会。菲什曼走访了美国、西班牙、英国、日本、中国的诸多大城市,把世界各地的老人生活立体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在有些地方,老人依然活跃欢快;而在另一些地方,则是愁云惨淡、矛盾重重。如果把这些故事拼接起来,则是一幅全新的、让人有些陌生的全球化图景:发达国家的“养老”改变了全球资本的流向,并形成一个巨大的劳动力缺口;这个缺口,将发展中国家的年轻人源源不断地吸入其中;而留在那些国家的,则是本国孤苦的老人……

老龄化,就像一阵飓风,从富裕的美国、日本、西班牙、英国刮来,之后便是中国。有专家预计,大约十年后,也就是到2030年,全世界65岁以上人口将达到10亿,中国的老年人口比例也将超过日本,正式步入老龄化社会。事实上,我们每个人也都能感受到这一点。年复一年,除夕饭桌上的白发人越来越多,新生儿却很少来临。独生子女们没有兄弟姐妹,而他们的孩子,如果依然是独生子女的话,那就连表兄妹都没有了。一切正如菲什曼所说:“孩子越来越少,老人越来越多,世界各地几乎都是如此。”

相关热词搜索:

全国废钢短期主稳运行,一般调剂,老板,看好时机就出货吧!

A股踩刹车!沪指再失3100点,猪肉概念股遭重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