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多亏了6亿!又见A股公司业绩大幅下修,股价跌停……

首页++期货现货 > 正文更新时间:2019-04-23 18:43:57

因为实控人筹划将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给中国蓝田,使得东方金钰在今年年初一度备受关注。在上交所的强监管压力之下,一场闹剧草草收场,东方金钰与中国蓝田控股权转让交易最终告吹。
如今,东方金钰又因为下修2018年业绩预告,而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公司的二级市场股价也应声下跌。

截至本网
从预亏9至11亿元到预亏16至17.5亿元
1月31日,东方金钰曾发布业绩预亏公告称,预计2018年年净利润将同比出现亏损,实现净利润-9亿元到-11亿元,每股净利润-0.67元到-0.81元,变动区间-489.44%至-575.99%。
彼时,对于公司2018年业绩大幅预亏的原因,东方金钰给出的解释是, 公司2018年度因债务逾期未归还对公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业绩预亏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亏损,主要原因是债务金额较大产生的利息费用较多;以及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按照计划,东方金钰将于4月29日披露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孰料,就在距离东方金钰正式披露2018年年报仅有6天的时候,公司却突然宣布下修2018年业绩预告。

东方金钰4月22日晚披露的公告显示, 经财务部门再次测算,预计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亿元到-17.5亿元。与此前的2018年业绩预亏公告相比,东方金钰如今预计的亏损金额扩大了7亿元-6.5亿元。
对此,东方金钰解释称,公司于2019年3月收到深圳国际仲裁院关于向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承担差额补足义务的裁定书,于2019年4月17日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的案号为粤03执259号之一的执行裁定书,于2019年4月16日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的案号为粤03执259号之二的执行裁定书,公司财务基于自身专业判断核算,确认该事项对公司净利润预计产生约6亿多元的营业外支出。
下修业绩预告,被二级市场理解为是利空消息。东方金钰在4月23日开盘之后,股价跳空低开逾5%,之后即呈现震荡调整走势。

截至本网 如无法按期披露年报 上交所将公开谴责

东方金钰大幅下修2018年业绩预告,与前期预告业绩差异较大,也引发了上交所的高度关注。4月23日晚,在东方金钰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后,上交所第一时间向其下发了监管工作函。


上交所在监管工作函中表示,东方金钰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勤勉尽责,不断提高上市公司经营质量,大力强化公司治理和规范运作,认真学习中国证监会和上交所关于年报编制的有关规定,按要求履行本次年报的披露义务,切实提升年报信息披露的真实性、有效性,充分揭示相关经营和治理风险,为投资者决策提供充分依据

美政府针对华为等公司公布限制生意业务令 华为:美5G建设将落伍

美国政府15日公布针对华为等公司的限制生意业务令。华为对此回应说,限制华为不会让美国更宁静,也不会使美国更强盛,只会使美国在5G网络建设中落伍于其他国家。


  当天早些时间,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名为“确保信息和通讯手艺及服务供应链宁静”的行政下令,宣布进入所谓的“国家

紧迫状态”,克制在信息和通讯领域举行所谓“可能对国家宁静组成风险的生意业务”。


  美政府随后称,美商务部将在150天内制订详细规则,法例效力追溯到自行政令公布后的所有提倡、待完成和已完成的生意业务。


  美商务手下属工业和宁静局同日揭晓声明说,将把华为及其隶属公司列入“实体清单”,清单上的企业或小我私家购置或通过转让获得美国手艺需获得有关允许。但若是美国以为手艺的销售或转让行为危害美国国家宁静或外交政策利益,则会拒绝发表允许。


  对此,华为的声明称,华为是5G电信装备领域无可相比的向导者,我们也愿意和美国政府相同保障产物宁静的措施。若是美国限制华为,不会让美国更宁静,也不会使美国更强盛,只会迫使美国使用劣质而昂贵的替换装备,在5G网络建设中落伍于其他国家,最终危险美国企业和消耗者的利益。不合理的限制也会侵占华为的权力,引发其他严重的执法问题。

博通集成IPO前夕被曝财务造假及信披违规,是否应暂缓发行

博通集成将于4月2日进行新股申购,但在发行前夕,该公司被业内人士曝出有重大财务造假以及信息披露违规嫌疑。为对证券市场投资者负责,业内人士建议暂缓该公司的发行,待监管部门查清真相后再行安排。
博通集成招股书显示,深圳博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博通集成的重要客户,2015年到2017年的销售金额分别高达1.36亿元、1.55亿元、1.60亿元,博通集成与该客户开始合作日期为2011年8月26日。
深圳博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15年11月在新三板挂牌,股票代码博芯科技,证券代码:834152。博芯科技发布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3月6日,这比博通集成在招股书中披露的、与该客户建立合作关系的2011年8月晚了约半年时间。
博通集成招股书显示,公司2017年向“深圳博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金额为1.60亿元。但博芯科技2017年报显示,当年该公司向博通集成采购金额却只有8680.85万元,与博通新材所述的销售金额相差巨大,且博芯科技2017年度采购总额才仅为2亿元左右。两家公司披露的购销数据存在重大差异。
经济导报记者进一步阅读招股书发现,博通集成2017年第一大客户、第五大客户也存在合作期早于合作方成立日的情况。
工商资料显示,博通集成第一大客户深圳芯中芯科技有限成立于2010年3月9日,但博通集成招股书披露,公司与深圳芯中芯合作起始日期为2009年10月27日。第五大客户深圳市集贤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2月20日,公司披露的其合作起始日也是2009年10月27日。
此外,经济导报记者还发现,博通集成招股书显示,2017年前五名供应商有两名是杭州公司,分别是杭州朗迅科技有限公司和杭州品矽科技有限公司。工商公开资料显示,杭州朗迅科技有限公司主要股东是徐振和方建平,同样,截止2015年3月24日至2017年12月6日,杭州品矽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和高管也是徐振和方建平,且两个公司曾经的联系电话都是18957131160。天眼查显示,杭州品矽科技有限公司的实缴注册资本为0元,实际缴纳社会养老保险人数为0人。
博通集成并没有披露杭州朗迅科技有限公司和杭州品矽科技有限公司的关联关系,业内人士认为其信披有违规嫌疑。
经济导报曾就以上问题多次联系公司,但均为收到任何答复。

相关热词搜索:亿元业绩

全球最会赚钱公司 沙特阿美远远超越苹果

黄金配资4.23日午间操作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