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不及防!新一波业绩爆雷来了……

首页++财经百科 > 正文更新时间:2019-04-24 19:31:12

  年初预告还盈利,如今巨亏20亿元;2月才说亏8亿元,现在多亏一倍多——西部矿业、星星科技突然业绩变脸,让投资者猝不及防。

  踩着年报披露最后时点的临近,“爆雷”并不只有上面“两兄弟”,据上证报记者不完全统计,4月15日至今,共有21家公司发布公告下修2018年业绩,其中8家公司业绩“跳水式”修正——盈转亏、亏损扩大。

  今年年初,上市公司业绩连环爆雷一度令人谈“雷”色变,但风险集中释放也让市场提前预判,利空已出尽,爆雷不再有。

  然而,临近年报披露后期,业绩“雷声”再度隆隆,令市场忧心再起。为此,小编梳理了最近业绩修正幅度较大的案例,探究缘由,问底后市。

  并购“后遗症”:星星科技、康旗股份

  没人会猜到,年初预亏8亿元只是星星科技巨亏的“上半场”。

  4月19日晚间,星星科技发布业绩修正公告,2018年净利由此前的预计亏损8.46亿元修正至亏损17亿元。4月22日晚间,公司最终在2018年年报中宣布,当年归母净利润为-16.99亿元。

  公司表示,业绩修正主要因为调整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补提存货跌价准备以及将业绩快报时已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1.26亿元冲回。其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较此前增加了约4.8亿元,主要为对非同一控制收购联懋塑胶以及深越光电形成商誉计提商誉减值。

  同样因商誉减值而大幅修正业绩的还有康旗股份。

  4月20日,康旗股份将此前披露的2018年3.06亿元归母净利润下修至亏损7.88亿元。

  公司表示,收购旗计智能形成的商誉所在的资产组未恰当认定,旗计智能后续收购、再投资的资产不应纳入其所在的资产组,根据该情况按照谨慎性原则调整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预计对收购旗计智能形成的商誉及评估增值的无形资产计提减值11.9亿元左右。

  股权投资“归零”:西部矿业

  4月19日,西部矿业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20.63亿元。就在1月底,西部矿业曾预计,2018年净利润较2017年同期下降约1.6亿元。按照2017年公司2.61亿元的净利润计算,2018年还应实现约1亿元净利润。

  从盈利1亿元到巨亏逾20亿元,西部矿业经历了什幺?

  公司表示,根据青投集团存在的减值迹象评估后,公司对青投集团股权价值的可回收金额为零,因此确认对青投集团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25.22 亿元。

  股权投资损失与商誉减值并行:纳川股份

  纳川股份同时进行了股权投资可回收金额以及商誉减值准备的调整。

  4月1

陕西泾河新城、泾阳县推诿扯皮 现羁系真空 污水恒久直排

2018年11月,中央第二生态情况掩护督察组对陕西省开展“转头看”。督察发现,陕西省西咸新区所辖泾河新城管委会推脱对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的整改责任,整改不力,一样平常羁系真空。


  5月13日,中央第二生态环保督察组向陕西省委、省政府反馈“转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形。督察指出,西咸新区及泾河新城管委会在中央环保督察整改事情中不继承、不作为,新官不理旧账,在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接受上推脱整改责任,导致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整改责任主体落空,督察反馈意见明确指出的污水直排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位于西咸新区泾河新城,主要负担泾干街道区域生涯污水处置惩罚。首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指出:“咸阳市泾阳县等生涯污水处置惩罚能力不足或管网笼罩率低,天天约4000吨生涯污水直排”。


  对此,陕西省整改方案明确,生涯污水实现全网络、全处置惩罚,污水处置惩罚厂稳固达标排放,彻底解决污水直排问题。


  2017年1月,陕西省委、省政府统筹西咸新区建设,明确泾阳县部门区域由泾河新城托管,其中包罗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所在泾干街道。针对移交托管事宜,陕西省专门制订了实行方案,西咸新区与咸阳市也举行了商量谈判,泾阳县与泾河新城签署了移交协议。2017年5月,泾阳县与泾河新城印发团结集会纪要,明确由泾河新城吸收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


  但此次“转头看”发现,因涉及中央环保督察整改使命,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成了“烫手山芋”,泾河新城和泾阳县相互推诿责任,不是想措施怎么推动整改,而是找理由怎么推脱责任,就移交托管问题自说自话,导致整改使命目的落空。


  针对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整改问题,泾阳县依据团结集会纪要,认定该污水处置惩罚厂由泾阳新城卖力治理,因此在其督察整改方案中对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问题注明“已移交泾河新城”,未明确整改目的和责任人;泾河新城则以为该厂不知足接受条件,两者相互推诿。


  2017年7月最先,泾阳县以为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所在区域已实现整体移交,且部门情况执法职员也已划转至泾河新城,不再对该厂举行情况羁系,并致函西咸新区移交整改使命和羁系职责。


  泾河新城则以为,该厂属于“在建项目”,应继续由泾阳县羁系。由于双方相互推诿,导致泛起了事实上的羁系真空,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2017年第三季度运行86天,其中超标排放长达52天。


  2017年8月,原陕西省环保执法局致函西咸新区环保局,明确提出泾阳污水处置惩罚厂问题整改和情况羁系责任主体为西咸新区,但泾河新城仍迟迟不推行职责。

丽岛新材(603937.SH)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减持316.27万股

5月8日丨丽岛新材公布,公司于2018年11月3日披露了公司股东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常州武进红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减持股份计划公告。

本次减持计划实施前,深创投持有丽岛新材626.64万股、武进红土持有丽岛新材391.65万股,合计1018.29万股,占丽岛新材总股本4.88%。

截至本公告发布日,深创投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213.27万股,武进红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103万股,合计减持316.27万股,占丽岛新材总股本1.5141%。

相关热词搜索:亿元商誉

黄金已超卖,节后是时候“满血复活”了 特朗普一举动令油价大涨

虚拟货币二手矿机背后的猫腻